下午四点半,军火商城维修车间里。

  鞠清濛板起脸对任重说道,“你们真是太莽撞了,怎么能这样深入废矿坑,装备受损程度都这样了,没死真是命大。”

  在二人旁边的操作台上,任重和文磊的外骨骼、郑甜刚买没几天的崭新重型大狙正各自被维修机慢慢修复着。

  任重微笑摇头,“还好,当时的局势只是看起来危险,但基本可控。”

  “基本可控?两个机甲战士的装备受损度达到百分之三十也就算了,你倒是告诉我,这枪械师的枪是怎么坏成这样的?”

  “枪械师郑甜被四级墟兽的二级分裂子体突到近前,情急之下用枪挡了一下。”

  “那你还说基本可控?”

  “哈哈哈,从结果上看,不是没事么。”

  鞠清濛拿任重没辙,锤了下他肩膀,“算了,我也管不得那么多别人的死活。我就是担心……担心你这家伙欠我这么多人情,事儿没办却先自个死了。那我可怎么办?”

  任重微微摇头,“我死不了,你放一万个心。”

  “倒也是,你做事一向有计划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装备修好估摸还得两小时,我已经把编程弄完了,不用盯着。这会得出去在柜台上露露脸,你自己安排去吧。”

  “好的,回见。”

  “回见。”

  ……

  任重到妙手回春时,刚刚完成治疗的白峰正躺在铁架床上挣扎着。

  他浑身上下皆被捆缚在结实的生化服里。

  白峰满脸大汗,表情狰狞,鼻子里时不时哼哼连声。

  他刚刚接受了新的融合基因注射液。

  “孙哥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任重关心地问道。

  孙苗面无表情,“你问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